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安徽根治白癜风的西医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19:17:4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安徽根治白癜风的西医,得白癜风后会传染给身边的人,可以治愈白癜风好的西医,宜君白癜风医院,得白癜风后应用什么药物治疗,中山白癜风医院,淄博能不能治好白癜风

原标题:中刚非洲银行行长张建羽: 为刚果(布)人民提供普遍金融服务

纵观近年来中国商业银行“走出去”,基本是“服务中国经济、贸易及对外投资高速增长”、“跟随中资企业"走出去",提供金融服务”、“拓展海外市场、提升盈利能力”以及“国际化经营和全球战略布局需要”等动因,不过,中国农业银行在刚果(布)成立的中刚非洲银行例外。这家合资银行是应刚果(布)总统萨苏的请求而建立,目的是“建立一家本土银行”以获得对国家金融的更大掌控权。事实上,这家银行的成立只是向目标跨进了一小步,中刚非洲银行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本土银行”,而是股份对半的合资银行。因为受到中非银行委员会(COBIC)硬性规定,六个国家不能独立设立自己的本土银行,必须引进外资。不过,刚果(布)引入的外资银行不是法国的银行,而是中国农业银行。

长期以来,在刚果(布),银行只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奢侈品,银行服务人口不足10%。2015年中刚非洲银行成立后的短短时间内,中国合作方——中国农业银行把依托于现代通信技术、计算机技术和网络信息技术的电子银行引入,通过计算机、电话、ATM等电子手段扩展金融服务,目的只有一个:为刚果(布)人民提供普遍金融服务,他们发行免收服务费的银行卡、引入智能终端支付系统,把银行服务从奢侈品的神坛上拉下来。有人曾经说过: “银行的本质不是经营金钱,银行经营的是信息” ,而他们的理念则是:“银行要为大多数人服务”,“既要为有钱人理财,也要为缺钱人融资”。

中刚非洲银行仅仅成立两年,不仅已经开始盈利,还使刚果(布)商业银行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这种新的金融合作模式与理念,正在中非其他国口口相传,人们期望中国农业银行能够在更多国家复制这一成功经验,将现代金融理念与工具带入并根植,促进中非地区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以及基础设施现代化的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中刚非洲银行成立过程及业务开展情况专访了中刚非洲银行行长张建羽。

刚果(布)为什么要建立独立的银行?

《21世纪》:请问刚果(布)为什么如此渴望建立一家自己的商业银行?目的是什么?

张建羽:在2014年筹备中刚非洲银行之前,刚果(布)境内有10家银行,其中8家是外资银行,银行控股股东主要是法国或西非国家,比如摩洛哥等,实际上也有法国背景。银行资产规模最大的是加法国际银行(BGFI Bank),本国只有两家小银行,一家是邮政银行,另一家是刚果(布)住宅银行(BCH),合计市场份额不足5%。前几年萨苏总统提出刚果(布)未来之路国家发展计划,特别提出金融是经济发展的基础,长期以来刚果(布)一直想建立一家自己的商业银行。中非六国有统一的央行、统一的监管机构,并统一发行中非法郎货币。但是中非银行委员会(COBAC),也就是银行监管机构有一条硬性规定,六个国家不能独立设立自己的本土银行,必须引进外资,与有经验的国际银行共同设立管理体系。

COBAC长期认为中部非洲国家政府无法独自经营管理好银行。但是,非洲国家有自己的梦想,希望建立一家本土的商业银行,他们寻找了很多年,希望找到能够协助他们成立商业银行的外资银行。不言而喻,自己的本土银行代表着金融的独立性。

《21世纪》:中非央行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部分外汇储备放在法国财政部,如何保障金融独立性?

张建羽:实际上在金融领域是没有完全的独立性的,法国财政部对中非六国是有约束的。1994年各成员国签署了建立中部非洲经济与货币共同体的条约。从中非央行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出,央行的外汇储备有一半是放在法国财政部。2016年中部非洲六国外汇储备合计5.9万亿非郎(约91亿欧元),其中51亿欧元存在法国财政部,剩下部分自己支配。这样的制度安排原因之一是中非法郎与欧元挂钩。

《21世纪》:中非法郎区国家如何评价这种制度安排?利弊是什么?

张建羽:我看到过中非六国财长会议的报道,谈到过要和欧元脱钩,但这只是一个议题,最后评估的结果是不可能。首先这些国家经济体量都很小,币值的稳定对这些国家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目前各国欠缺独立管理货币经验,一旦与欧元脱钩,或者不再使用统一的中非法郎,货币管理最主要的挑战是货币发行和通货膨胀。之前曾经发生过中非法郎与西非法郎的贬值,但没有给货币体系带来毁灭性的破坏。现在国际原油价格下跌,资源型国家经济正处于困难时期,越是经济困难时期越是依赖货币体系以增加信心。

《21世纪》:所有的假设是这些国家没有管理货币与制定货币政策的能力。撒哈拉以南有54个非洲国家,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把部分外汇储备放在法国。

张建羽:所以刚果(布)人民一直希望建立一家自己的商业银行。其中一个意图也很明显,中非六国部分外汇放在法国财政部,有点类似于我们原来强制结售汇的政策,外汇收入都是上交给央行,一旦需要外汇则从央行购入。但如果有自己的银行,便可以进行外汇融资,拥有了部分自主的外汇支配权。所以在2012年刚果(布)就成立了银行筹备组,并开始寻找能够协助刚果(布)成立银行的外资银行。但是进展不顺利,一直没有找到一家可以跟他们合作的银行。首先,刚果(布)经济体量不大;其次是股比问题,他们希望引入战略投资者只占20%股份,并控制银行经营管理权,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者。

《21世纪》:你们是如何谈成50%:50%的?

张建羽:刚方筹备组的底牌是,20%股比是针对小银行合作者的策略,而针对有合作意向的大银行可以做出适当让步。

为什么与中国的银行合作?

《21世纪》:中刚之间金融的合作契机是什么?

张建羽:刚果(布)与中国银行业合作,主要是基于中刚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萨苏总统对中国非常友好,多年来,两国的政治互信方面从来没有动摇过;经济上,中国已经是刚果(布)主要经贸投资合作伙伴,如果中国能够作为战略投资者帮助刚果(布)建立一家合资银行,将进一步促进中刚经济发展。所以当2013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刚果(布)时,萨苏总统提议合作组建银行。

在习近平主席访问刚果(布)之后,2013年10月萨苏总统又召见中国驻刚果(布)大使,再次表达了与中国合作的意愿,时任大使关键也做了积极推动;2014年萨苏总统再次表达希望中国支持并加快银行的组建。

《21世纪》:萨苏总统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提出这个请求的。

张建羽:据我们了解,他们早就有与中国银行业进行合作的想法,但是如果没有高层的推动,中国无论是哪家银行都很难做出决策。以中国农业银行为例,只有我们到了非洲,才知道非洲的客户在哪里,什么业务有保障,银行的优势是什么。如果没有进入非洲,坐在北京首先看的是专业评级机构的信用评级。世界三大评级机构包括穆迪公司、标准普尔和惠誉均认定刚果(布)主权信用才为B级,而我们银行投资国债,国家信用评级至少要三个B。

《21世纪》:怎么会找到中国农业银行?农业银行为什么同意?

张建羽:审批中国银行在境外设立机构是银监会的职责,但是外交部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外交部的一位副部长推动此事。对各家银行而言,还是要根据尽职调查与项目评估做决策。农业银行很重视这件事情,并请普华永道做尽职调查,结论是 “风险可控”,“具有商业机会”。另外,当地最大银行加法国际银行盈利水平很好,显示具有商业机会。

中国农业银行之所以同意,也出于错位竞争的考虑。农行股改晚于其他几大行,所以设立境外机构也晚,如果大家都去法兰克福等国际金融中心设分行,会形成银行间的同质化竞争,监管部门并不鼓励中国所有银行都在同一地方开分行。对非洲而言,建行、中行在南非已经设立分行,工行以入股南非标准银行方式进入,农行没有与这几大银行往一块凑。目前农行有19家境外机构,近年来发展很快,当然也想走一条自己的路。

《21世纪》:谈判过程如何?能谈到50%对50%,核心是银行专业能力,还是合作伙伴背景?

张建羽:最初刚方想建立自己的本土银行,他们一直不希望外资股东控股,这也是底线。但他们一致认为,农行是很好的合作伙伴,“股东背景好”,“实力很强”。无论从农行排位以及境外机构发展状况,当然包括其它中资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盈利水平都超过世界其他国家的大银行,这是综合性的大背景。谈判过程虽然艰苦,但他们有一定要把此事做成的强烈愿望。50%对50%是双方妥协的结果。另外农行同意双方共注册1亿美元资本金,表现出极大的诚意。包括职位分配刚方也是让我们先挑,在银行董事长和行长中,农行挑选了行长拿到管理权。刚方的股东是财政部、石油公司等四家,独立董事是现任刚果(布)总理,他原来担任过财政部长,现在已经不再任独立董事了。

《21世纪》:此事进展很快?

张建羽:2014年开始谈判,当时就约定银行将在2015年7月1日对外营业。但是刚方不相信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开业。农行是在2014年7月成立中刚非洲银行筹备组,中间还因埃博拉疫情耽搁了一些时间。我是2014年9月份加入筹备组,并担任筹备组组长。

以现代金融工具提高金融服务人口

《21世纪》:银行成立一年多,你们做了些什么?

张建羽:客户与产品体系是工作重点。重点客户是当地企业,包括中资企业。目前能够提供的金融服务包括授信、贷款、贸易融资、票据承兑、信用证、保函等系列服务。其中做得有特色的是外汇业务,包括人民币结算,原来这里没有人民币币种,现在,在我们的银行可以购买人民币。我们利用农行在境外的网络支持,美元结算,特别是欧元结算呈现迅速上升的态势。因为本地银行规模比较小,在国际金融市场融资困难,而我们背靠农行,在国际市场融资有竞争优势。一年多来,做得最好的是国际结算及单证业务,银行收入的60%来自于此,另外40%的收入来自贷款利息。

《21世纪》:目前企业客户已经有多少?

张建羽:企业客户现在有950多户。除了在首都之外,还在刚果(布)经济首都黑角开设了分支机构,进一步建立客户基础,把一些知名的企业吸引到我们这里来。对此我们很有信心,因为我们是当地银行注册资本最大的银行,我们能够发放的单笔贷款金额也是最大的,所以能够满足大客户对融资的需求。

《21世纪》:进门的时候,看到有ATM机,这在非洲国家比较少见。

张建羽:我们电子银行产品已经开始成型,有了网上银行和手机银行。包括推出系列银行卡产品,现在已经有银联卡、VISA卡,一家新银行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成为银联卡与VISA会员,假如没有农行股东的背景是不可能的。刚果(布)经常到中国采购的小商贩,对银联卡的反响非常好,把资金结算渠道打通了,方便他们出行。包括中资企业也都有银联卡的需求。下一步将推出自己银行的私标卡。这三种类型的卡可以挂在同一个账户上,成为便捷的结算工具。其中私标卡不收手续费。这也是我们针对当地市场的策略。由于刷VISA卡和银联卡都收手续费,所以在非洲使用率很低,为了普及、提高金融渗透率,将发行私标卡吸引客户。我们还将安装更多的ATM机,以及建设一批自助银行,比如在中国小商品市场。另外就是复制国内代发工资的做法。我们将两手抓,大客户和个人客户一个都不能少。

《21世纪》:除了黑角外,还有网点的扩张计划吗?

张建羽:我们希望以发展电子渠道替代网点扩张。针对刚果(布)智能手机普及率不高,电子支付不发达的现状,正在考虑引入智能终端支付系统,这个产品有个小屏幕,可以绑定账户,有网上银行的功能,客户自己可以查询余额、转账。因为小额汇款需要很多人手,对我们来说不经济。

《21世纪》:从2016年的收入看,能够覆盖银行的支出吗?

张建羽:到2016年12月,亏损约200万元人民币,处于盈亏平衡点的边缘,董事会确定2016年亏损额在30亿中非法郎,相当于3000万元人民币。我们很有信心在2017年实现盈利。

《21世纪》:合作伙伴能给你们带来客户资源吗?

张建羽:我们毕竟是合资银行,当地有一些客户资源,如果只是农行的分行,我觉得反而不容易经营。我们与合作伙伴优势互补,我们提供技术、管理和资金,他们提供客户资源。副行长专门负责我们的客户,他之前是当地最大银行加法国际银行布拉柴维尔分行行长。但是如果没有产品、服务和能力也未必能够吸引客户过来,2015年我们业务主要是国际汇款,这里的银行之前都要通过中非央行官方渠道中转,一笔外汇汇款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才能汇出去。而我们和国内银行一样,当天或者次日就出去了,竞争力就在这里。

《21世纪》:你们的合作伙伴满意第一年起步阶段的成绩吗?

张建羽:他们非常满意。可以概括为几个方面:第一,中国农业银行确实给刚果(布)金融带来新的东西,就是新金融产品,这些产品在国内人们司空见惯,而这里不同。欠发达国家不仅仅是经济总量小,金融发展更加滞后;第二是引入银行现代化公司治理结构,我们引入了现代金融企业治理的新理念和新方法。在银行成立的这段时期,包括前后台分离的业务体系,从股东大会、董事会到管理层垂直的管理体系,以及风险和合规管理体系,贷款审查委员会制度等,全部建立起来了。刚方多次表达,能够有中国农业银行这样的合作伙伴超出他们的预期。所以中刚非洲银行成为周边国家羡慕的对象,有几个国家在打听中刚金融合作的模式与路径,已经有一个国家向中国政府表达,希望复制中刚非洲银行的模式。还有一些国家正在找机会表达这一愿望。

银行要为实体经济和大众服务

《21世纪》:银行的作用是服务于国家经济发展的工具,你们为刚果(布)国家经济发展起到什么支持作用?

张建羽:中刚非洲银行的股东国家石油公司(SNPC)也是我们的大客户,我们为国家石油公司成品油的交易提供融资和结算。刚果(布)成品油是专营的,汽油、柴油的供应都是通过国家石油公司进行的,相当于国家石油公司是一级批发公司。只要是国家石油公司加油站的销售收入都会进入我们的银行。每年石油公司要从国外采购成品油卖给加油站,他们需要融资的时候我们会提供融资服务,以保证国家成品油的市场供应。

《21世纪》:中刚非洲银行有没有贷款的指导性原则?

张建羽:我们的贷款原则有三条:第一,为实体经济服务,特别是有前景的工业项目,这些项目既有市场需求,也是国家急需的,比如生产性企业,就是建个瓷砖工厂都可以,只要是实业未来就会产生现金流;第二,向关乎民生领域倾斜,比如说石油公司、电力公司等大企业,他们提供重要的生活产品,而且有现金流成为还款来源,所以我们会鼎力支持;第三,在黑角和布拉柴这两个城市,帮助有效益、地段比较好的商业性房地产的项目,比如写字楼等,能够以房地产抵押的项目,以保证贷款的安全性。凡是不创造价值的楼堂馆所项目坚决不贷,没有收入的基础设施项目在刚果(布)目前的经济形势下也不会做。

《21世纪》:未来面临什么挑战与机遇?

张建羽:我们确实有很多机遇。中刚非洲银行是按照中资银行模式建立的,从管理方式、国际市场的资源到产品体系,都比当地同行有竞争优势,这些优势和刚果(布)当地客户的需求结合起来,将为刚果(布)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外溢性。比如,从原来单一的短期贷款,延伸到中长期项目贷款;从对贸易链的始端生产的支持,到针对产品的销售提供配套的服务,涉及到国际贸易业务,我们可以为客户提供结算及配套的远期与掉期的产品需求。另外,我们还把电子支付手段引入一个以现金为主的市场,显示当非洲国家市场需求与中国金融产品相连接时强大互补性。特别是中国在刚果(布)的投资力度还在加强,比如黑角新港建设,包括开发区的建设,这些大型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刚非洲银行和中资银行将为他们提供有力的保障。

《21世纪》:你们将为经济特区提供金融服务吗?

张建羽:刚果(布)经济特区建设将复制中国经验,中国农业银行在国内为经济特区、高新技术区以及工业园建设做过很多金融服务。一些分行的发展就是从支持工业园区建设开始的,比如农行在苏州是当地最好的银行之一,工业园区原来就是在城乡结合部,这是农行传统服务地带,农行支持园区从土地开发贷款到支持园区企业入住,给企业项目贷款,直到最后支持他们进行生产,所以支持园区建设是农行的优势。包括中资其它银行都有这方面的丰富经验,这是中资银行特有的优势,可以提供一整套全方位的服务。

《21世纪》: 说说面临的挑战吧。

张建羽:我们面临的挑战不少,最大的挑战是刚果(布)金融渗透率非常低。刚果(布)全国人口为512.6万(2016 年世界银行),银行的客户只有几十万人,或者说拥有银行账户的人不足10%。所以银行基本还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奢侈品,距离普遍服务还有很长的路,未来如何使银行为大多数人服务,怎样激发人们的金融意识,是最为重要的。

《21世纪》:这是非洲国家的普遍现象吗?

张建羽:基本上差不太多。这里的人们习惯用现金而很少使用银行账户,有习惯的成分在其中,但根本的问题还是银行收费太高。之前刚果(布)共有10家银行,每一家银行只要风险管理比较好都能赚钱。包括我们自己,2016年60%的收入来自中间业务收入,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收费比较高,而且是几乎所有金融服务收费都高;另外,贷款利率也相对高。大企业的贷款利率基本在7%-8%左右,而中小企业或者个人贷款利率在10%以上。

《21世纪》:如何才能让金融为大众服务?

张建羽:我认为和观念直接相关。比如,为什么银行的收费高?为什么普通老百姓客户少?这和银行的制度安排直接相关。比如在中国,银行的大门为个人客户敞开,多数时候等客上门,而这里的每位个人客户都有客户经理,一个客户经理负责200-500名客户,这样怎么能做到普遍服务呢?客户经理制度本身就是门槛,不可能给每个人配客户经理,银行成本太高了。让银行成为面向大众的服务提供者,必须要通过国内银行的方法把客户引进来,按照消费者习性激发他们的金融需求。

我们将客户进行分层,有消费能力或者资产规模的继续沿用客户经理制,或者提升至私人银行服务,我们通过大量发卡并且免收费用,就是吸引更多的人成为使用银行服务的人,把银行服务从奢侈品的神坛上拉下来。

《21世纪》:最大挑战的应该是刚果(布)国家经济整体的现状?

张建羽:是的,最大的挑战是经济发展问题,这几年受国际石油价格下跌的影响,连带经济增长率下降,但是经济增长经常会受到周期性或者波动的影响。若经济出现恢复性增长,当然对银行也更有利,但在目前经济状况下,仍旧有发展,只是慢一些。

《21世纪》:你们已经发放了多少贷款?

张建羽:贷款确实不多,截至目前信用资产1100亿中非法郎(约2.2亿美元),因为觉得不能够放开贷。现在我们在认真挑选客户,严格遵守贷款原则。虽然银行才建立一年多,但是在2016年基本上达到盈亏平衡点后,预计2017年全年将实现盈利。

作者:赵忆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淄博怎么治疗白癜风